铜川11岁留守儿童给西安支教大学生写信 哪句话戳中你的泪点
2019-07-24 07:51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一页皱皱巴巴的作文纸,被整齐地叠成掌心大小。11岁的小哲(化名)认认真真地在封面上写下“卷卷姐姐收,剩下人不许偷看”。

  “卷卷姐姐”是20岁的大二支教女生付雨娟。小哲轻轻敲开她的宿舍门,将信交给了她,再三强调“不许其他人偷看”。

  他的“秘密”:把支教大学生当“爸爸妈妈”

  这个暑假,来自陕西科技大学的付雨娟和14名校友组成了关爱留守儿童只只关爱小队,来到铜川市印台区陈炉镇中小学支教。11岁的小哲是付雨娟最“心疼”和关注的弟弟。

  “亲爱的卷卷姐姐,您好!我读过您给我写的信,特别让我感动。虽然我没有爸爸妈妈,但我已经有了爸爸妈妈,那就是您和山羊哥哥。”刚读完信的开头,付雨娟就哭了。短短几天的相处,却已在小哲心里产生如此波澜。教室里,大学生们正在给孩子们排练《白雪公主》,小哲站在一旁热烈鼓掌,伴随着排练放声大笑。

  “因为您对我特别好,小时候爸爸妈妈也没有对我这么好过,三年回来一次,从2017年12月21日开始,我就再也没有见过爸爸妈妈了。”信里的每一句话,都深深触动着付雨娟,她在自己的微博里写下:你永远不知道一个看起来坚强又调皮的孩子内心有多少故事。小哲的父母长期在外打工,很少回家,他和当厨师的爷爷长期住在学校里,这个看似顽劣的孩子,提起父母永远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但却整天围绕在这群大学生的周围玩耍。看到小哲身上仍旧是那身第一天见到他时的衣服,付雨娟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卷卷姐姐,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我昨天说要改掉缺点,但是调皮不知道怎么改过来,希望得到帮助。祝您身体健康。”信的结尾,小哲提到自己的调皮,可在付雨娟看来,这只是他希望被人关注到,其实他非常懂事。

  他们的心愿:希望爸爸妈妈早点回家来看我

  小哲所在的留守儿童之家里有15名孩子。20岁的林奕阳是孩子们最喜欢的“山羊哥哥”,有他在的场合,几乎都能听到孩子们的开怀大笑。

  在来留守儿童之家以前,林奕阳和其他支教学生在校园内经过了层层筛选和培训,整个支教过程中的课程和活动也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筹划,他自己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刚来的时候,林奕阳还是被孩子们的留言戳到了心窝。

  “希望妈妈永远爱我,多多陪我。”“我想让爸爸妈妈早日复婚。”“我希望爸爸妈妈早点回家来看我。”

  林奕阳把这些心愿拍成照片存在了手机上,从最初和孩子们小心翼翼相处,到一点点打开心扉,他最终成了这群敏感可爱的孩子们的“山羊哥哥”。

  19岁的支教大学生王瑶,小的时候也是个留守儿童,这次为支教提供了许多建设性的建议。来之前,王瑶百感交集,但在和孩子们一天天的相处过程中,昔日留守经历带给自己的芥蒂也得到了释怀。

  “父母的陪伴固然重要,但自己更重要。”王瑶说,最想对留守孩子们说这句话,她同时也有着担忧——孩子们无控制地使用长辈手机,在快手上观看学习模仿着各种各样的内容,而年迈的爷爷奶奶面对新兴事物,根本无法替他们甄别和选择内容。

  他们的“画像”:敏感自卑却又懂事善良知感恩

  文艺表演后,6天的课程结束了,但大学生们并不准备正式告别,“我们也很拒绝那个时刻到来,孩子们会伤心,我们也会伤心。”在征询家长的同意后,大学生们将进行为期4天的家访以作告别。

  21岁的孟格说,她永远记得这群能够捕捉到成年人细微情绪的孩子。

  王瑶说,永远忘不了第一堂课上那个莫名哭泣的孩子和她事后才发现的那颗敏感的幼小童心。那个学习优秀却因为游戏输了瞬间红了眼睛的姑娘,最终也勇敢地迈出步伐,和支教大学生们有了互动。

  “不管只只关爱队下一站会不会选择这里,我都肯定还会来,我已经放不下了。”林奕阳说。

  “希望我们的到来像夏天的知了一样,虽然很短暂,但是穷其一生专心做一件事。”只只关爱队队长李颖说,只只是形容留守儿童形单影只,小小的一只,他们的孤单,需要陪伴。

  在这群平均年龄21岁的大学生们看来,被外人称作“留守儿童”的孩子们一点也不比城市孩子差,他们敏感、自卑却又自尊心强,他们懂事、善良、知感恩,只是需要父母的陪伴,这样他们才会有安全感。 实习记者 田怡心 文/图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云顶娱乐官方网站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云顶娱乐官方网站-西安日报"、"云顶娱乐官方网站-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云顶娱乐官方网站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